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谭旭光:追求智能制造不应走极端

(发布日期:2018-03-14 浏览:1031次)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还有很多坡要爬、坎要过,需要应对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2018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是说道。
  在“对2018年政府工作的建议”中,李克强总理更是将“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发展壮大新动能”作为首要任务。
  针对如何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如何使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升级,近日经济观察网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重工集团董事长、潍柴控股集团董事长谭旭光。
     智能制造的前提
  经济观察报:“十九大”报告就提出,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多次要求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您怎么理解传统动能与新动能转换与融合?
  谭旭光:制造业特别是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改革开放40年,中国由制造小国变为制造大国,这是一个本质的变化。但是我们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这就提出了一些更高的要求。
  所谓制造业的转型,就是从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的升级。我认为,传统制造业与互联网产业的融合、旧动能与新动能转换都不能走极端。过早过快的追求智能制造,我认为是激进的做法。智能制造的前提是,有非常好的基础管理条件和技术的积累。如果没有前提条件,一切都是零。


  德国人提出来“工业4.0”,是因为德国企业整体的素质和水平要比我们高。智能制造首先要实现自动化,第二企业管理要实现数据化,第三才能实现人机交互。我对智能制造是这样理解的,如果是一个没有任何基础的企业,它跳出来说,要搞智能制造,这是不现实的。我们很多的制造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还有较大的差距,不要敲锣打鼓搞概念,应该扎扎实实的先抓好管理,达到一定基础后,再实现互联网+、实现智能制造。
  经济观察报:潍柴是一个向智能制造转型较早的实体企业,生产柴油机工厂智能化程度很高,旗下还有很多子公司涉及智能物流、新能源领域,能否谈一下潍柴转型的心得?
  谭旭光:新旧动能转换,是政策引导,内在的动力是企业,企业是主体。就潍柴来讲,在新旧动能转换上,已经走了10年。我们已经基本完成了或接近完成。潍柴已从单一发动机公司,转型成为发动机+变速箱+车桥的黄金产业链,不仅有动力总成,我们也已经向整车转型。在完成整车转型的过程中,我们又进行了一系列国际并购。而国际并购,不是单纯合并收入、提高数字性的进入世界500强,而是走出去买核心技术,再买进来补我们的短板。

  比如,潍柴旗下已有一整条智能物流产业链,通过收购德国凯傲集团拥有了全球第二大叉车工厂,又通过德国凯傲收购了美国的德马泰克,使潍柴成为世界最为领先的智能物流集团。
  新旧动能转换,潍柴实际上已走了10年。正如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提了3年、5年、10年的发展目标,我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定位。大家不要想一两年就能完成。
  这里我要强调的是新能源问题。作为潍柴来讲,是做传统柴油发动机的。有人说:传统柴油发动机即将退出市场。我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可以预见至少在未来30年内不可能,但可能会降低使用比例,可能会通过新能源的发展,倒逼传统柴油机技术水平的提升。我想,传统能源和新能源,将会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同台共舞。这是必然的。
  潍柴的新旧动能转换始终在继续。目前,潍柴宣布了2020-2030战略。2020年,传统柴油机业务要赶超世界一流水平。我现在还有3年时间。2030年,潍柴将会引领世界新能源业务。
  产业重组不能简单划拨
  经济观察报:中国汽车产业有两大阵地。一个是以轿车为主的乘用车市场,一个是以卡车、客车为主的商用车市场。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曾感叹,中国轿车一直没有核心技术,中国汽车工业的自主开发主要集中在卡车领域,中国的乡村和城市,大大小小的卡车,中国品牌居多。在新旧动能转换中,您认为,核心技术的作用是什么?
  谭旭光:我很尊重汽车行业,特别是乘用车行业的老板,但也很为他们惋惜。中国的轿车搞了几十年,是跨越式发展。但自主品牌,是整体式亏损的。为什么亏损?我认为,还是核心技术的问题,是如何推动核心技术掌握的问题。



  潍柴干了件什么事呢,让世界的顶级卡车进不了中国。为什么进不了中国?就是潍柴掌控了核心的动力总成,而潍柴自主研发的动力总成技术水平和世界水平是同步的,但是又更适合于中国消费者的要求。所以,在卡车市场,大功率柴油机非但没有形成批量进口的局面,我希望轿车,也像重型汽车一样。过去,中国是“缺重少轻”,经过了这十年、二十年发展,中国重型汽车工业,可以讲,已经接近赶上世界一流水平。
  经济观察报:近来,汽车产业的并购整合案例非常多。您认为,在汽车产业中,国企、民企未来在产业大整合中面临着怎样的机会?
  谭旭光:最终,乘用车与商用车行业都面临着重组,这是未来的趋势。中国一定要发挥好市场主体的作用,不要简单的政府划拨。这样的划拨,文化不一致,整合难度加大,成本更高,竞争力更低。
  经济观察报:这次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推进污染防治取得更大成效”,其提出,“提高污染排放标准,实行限期达标”。潍柴是中国最大的重卡发动机生产商,你对此有何看法?
  谭旭光:大家都说,污染是重型柴油车造成的,我认为不完全准确。中国的煤电能源消耗,是重大的污染,但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不用煤、柴油。关键是我们在新旧动能转换中,国家在由高速度向高质量迈进中,重在提升技术水平。技术水平的提升是要通过提高技术标准、提高法制来推动环保的提升。


  我在今年两会议案中呼吁,要加快推进非道路第四阶段、道路第六阶段标准的实施,特别是在发达地区,应该率先实施。我希望明年就实施。中国不是没有这个技术,也不是没有柴油机。如果现在全换成国六排放的重型柴油机,国四以下的都不用了,我想我们的环保将会大幅度提高。
  与此同时,要提高犯法成本,要向国外一样,要提高“造假技术、偷梁换柱”的成本。大众“排气门”事件造假被罚100亿,我们连1个亿的罚款也没有。要像现在的反腐高压态势一样,谁都不敢犯法,如果犯法,就要破产。这样才行。

 

举报受理:举报电话 0531-82623919   举报邮箱 sdzgjw@shig.com.cn
鲁ICP备13023186号   Copyright 2013©山东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